您的位置:主页 > M再生活 >拍摄狗狗伤心誌 张毅:电影生涯特殊旅程

拍摄狗狗伤心誌 张毅:电影生涯特殊旅程

时间:2020-07-11作者: 分类:拍摄狗狗伤心誌 张毅:电影生涯特殊旅程

拍摄狗狗伤心誌 张毅:电影生涯特殊旅程

新加坡华语电影节今年播映张毅执导的多部经典电影,包括动画电影「狗狗伤心誌」。张毅今天说,这部电影抽离商业常轨,有深刻反省的意涵,更是他电影生涯的特殊旅程。

第 7 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从 18 日起播映至 28 日,除了有「华夏风情画」、「纪录片视角」、「华流短片展」、「华人非华语」系列外,还特别规划「张毅精选展」。

张毅与妻子杨惠姗受邀出席新加坡华语电影节,两人于 20 日到访。张毅在电影节上与影迷近距离分享拍摄「我的爱」、「我这样过了一生」、「狗狗伤心誌」等电影的心路历程。

张毅今天接受中央社专访时,杨惠姗虽未受访,但两人神情愉快地一起合影。杨惠姗昨天在主演的电影「我这样过了一生」放映后,特别与观众互动,许多影迷对于当年电影拍摄的时空背景与选角十分好奇,也有人关心她是否会再复出拍电影。

张毅在专访中谈到最新作品「狗狗伤心誌」,娓娓道出他中断电影工作 30 多年后,再度拍片的起心动念。

张毅表示,这 30 多年来,他们表面上好像没有实质参与电影,但其实对电影保持高度热情,几乎每天晚上看一部电影,有时对电影的期待愈来愈深刻。

他指出,网路时代让人们对事物观察变得肤浅,无法从比较深的角度思考,彷彿变成一个「生力麵」时代,表面上每件事都很美好,事实上却被训练成要立即看到结果,连绩剧、电影都有类似倾向,欠缺反思。

张毅认为,随着年龄增长,对生命的思考也更深刻,可以摆脱所有商业束缚,专注实践自己要想完成的事情。电影中没有一句对白的「狗狗伤心誌」,就是要离开商业意识型态的常轨,与观众互动激起一些反省。

他说,狗狗在牠们自己的生命里也有喜怒哀乐、生命变化,不要认为只是一条简单的生命,忘却了发生在牠们身上的命运无常与悲欢离合。

张毅表示,许多动物电影都存在商业意识,没有办法非常单纯去述说想表达的事,这是他最关切的事,「要绝对、要纯粹」,在动画里呈现一些稍蹤即逝、没有人注意,却非常深刻的生命影像。

製作动画所费不赀,但张毅受访时仍流露纯真,他认为,这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仅长时间投入、耗费庞大资金,最后终于勉强完成电影,这可以说是「个人在电影生涯里一个很特殊的旅程」。

谈到电影与人生,张毅说,年事渐长会很多不同的反省,也会让生命有所转变,年轻时拍电影的激情,慢慢转变成深思与反省,希望对社会产生更大影响力。

张毅也因此反思,如果自己还是一名电影导演,就要利用自己所拥有的资源与机会,当成生命里最大的实践。

张毅希望这种题材的电影能在今天的

华人社会留下一点痕迹。他说:「这部电影也许不会达到自己期待的结果,也充满挑战,但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乐观以对,持续努力。」

「新加坡华语电影节」由新跃社科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新跃中华学术中心与新加坡电影协会共同举办,共精选放映 60 部电影。

相关阅读:

随机推荐

热点聚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