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H轻生活 >忍痛切除乳房化疗苦到想死沈宝兰癌过重生当义工

忍痛切除乳房化疗苦到想死沈宝兰癌过重生当义工

时间:2020-07-09作者: 分类:忍痛切除乳房化疗苦到想死沈宝兰癌过重生当义工

忍痛切除乳房化疗苦到想死沈宝兰癌过重生当义工(吉隆坡讯)现年44岁的沈宝兰向来深明预防胜于治疗的道理,每年不忘进行身体检查。5年前的7月,她如常进行身体检查,检查后报告显示一切正常,她放下心头大石。岂料4个月后,她在进行乳房自我检查时,赫然发现左胸部位出现一粒硬块,随后她被诊断患上乳癌顿时晴天霹雳。沈宝兰受访时逐步翻开5年前那一段回忆,她坦言,当下自己难以接受患癌的事实。“那是2011年,我刚于7月完成身体检查,报告显示一切无大碍,始未料及自己在4个月后被癌症盯上。"自检发现左胸硬块细谈之下,其实宝兰的身体在那时,已隐约出现癌症警讯。她说,每当触碰及左胸部位时,总会隐隐作痛,惟她当下不以为意。每次月事后,她都会自我检查乳房,同年11月,她发现左乳房有一粒硬块,她随即到诊所看医生,医生开了消炎药给她。不过消炎药对她毫无帮助,乳房的疼痛无时无刻侵袭着她,她无助地谘询身旁的亲友意见。亲友们皆热心地为她提供不同的意见,然而过多的意见未必是好事,反倒令她更难以抉择。几经考虑后,她决定到马大专科中心求医。化验证实次期乳癌两週后,医生为她动刀切除乳房的肿瘤,并进行化验,她等待的最终是一项噩耗:肿瘤属恶性,正迅速繁殖。医生诊断宝兰是第二期乳癌患者。对许多人而言,患癌如同被判死刑,宝兰得悉自己患癌后,同样难以接受事实,甚至联想到自己即将步向死亡。会诊医生的讨论结果,只有两个选择:其一是切除左乳房,减低复发率;其二是切除癌细胞的部位,惟存有复发机率,这令宝兰陷入两难的深渊矛盾中。活着最重要 两週后决定切乳乳房是女性重要的身体部位,是女性体形美的特徵,更令人联想到关爱及哺乳,如果要切除乳房,女性需要莫大的勇气。害怕电话响问病情对于医生切除乳房的建议,宝兰并非不害怕,但需顾虑的事项甚多,而她心头首要惦记的并非自己,而是家人与事业。她坦言害怕死亡,害怕就此离开,无法照料家人,也担心公司业务无人处理。于此同时,她还得消化患癌的情绪,说服自己接受事实。无数个想法在她脑海里乱窜,心情很是煎熬,再加上亲友的过份关心,重重压力让她透不过气,几乎窒息。那段日子,每当电话响起,她会莫名地恐惧,害怕亲友询及病情。不过经过两週的深思熟虑后,她领悟到没有任何事情,比生命更重要的道理,毅然作出切乳的决定。化疗副作用 生不如死沈宝兰在切除左乳房后开始化疗,化疗带来强烈的副作用,她脑海里一度浮现自寻短见的念头。如今回想起那段日子,她叹气形容那段日子“生不如死"。经过4小时的手术后,她失去了左乳房,医生也为她切除13个淋巴结,以避免癌细胞扩散。手术后,伤口疼痛不在话下,伤口还不停流血,必须插管把血水排出,这一切都让宝兰吃尽苦头。她住院一週后回家休养,伤口未痊癒,依然流血不止,必须细心照料,并在休养约两个月后开始化疗疗程。“每一次化疗,我得注射三支药水及两支盐水,每次总得耗上三、四个小时。"当结束化疗后,她食慾不振,几乎无法好好吃饭,即使强迫把食物吞嚥入口,最后也只引来呕吐,几乎没有任何食物下肚,这也是她日后患上胃痛的根源。呕吐失眠脱髮 暴瘦10公斤她的嗅觉甚至变得异常敏感,无论是邻居家传来煎炸食物味道,抑或雨天造成空气潮湿,都会令她呕吐不止,任何异味都让她直呼受不了。“儘管身心疲惫不堪,但我在晚间无法入眠,体重自此急速下降,短时间内瘦了10公斤。"她默默地说,头髮也在短短两週内掉光。不难猜测,她当下的心情是永无止境地往下坠落。“太辛苦了,我无法形容那段日子的痛苦,我想过就此放弃,不想再打针,就这幺离开……"消沉沮丧封闭自己好友鼓励振作抗癌在宝兰将要放弃生命之际,所幸获得一名拥有共同信仰的好友对她伸出援手,对方鼓励她以正面态度面对患癌的事实,她说即使生病,也拥有享受美食及打扮漂亮的权利,为自己存有一份希望。自患癌后,宝兰的饮食习惯变得清淡,端上餐桌的全是有机蔬果,几乎都是无油、无盐、无糖的餐点,这些食物对她而言,相等于无胃口。儘管亲友一再谕劝她务必进食,但她的食慾就是一天比一天差;再加上她对自己容貌失去信心,她每天足不出户,每日留守家中。这名好友不忍见她继续消沉,对她出言相劝,每天早上也传发鼓励信息予她,鼓励她重新站起来。“她对我说,儘管癌细胞此刻佔据了我的身体,但我不能就此败阵下来。"弃饮食禁忌 如常办公运动宝兰的首要任务是把身躯变得强壮,她抛弃生病禁食禁忌,随着自己的食慾享用美食,无论是甜滋滋的雪糕,还是香辣咖哩,她都不愿错过。她不再匿藏自己,勇敢地走出家门,把自己打扮得光彩亮丽,欢喜地出门逛街购物,甚至返回公司办公及运动,可谓往前迈进一大步。凭斗志战胜癌魔癌症患者的心理素质非常重要,往往战胜癌细胞的并非患者的身躯或是任何药物,而是患者的斗志。自宝兰的心态转变后,身体状况似乎也接收到讯息而变得“听话",食慾大增,呕吐情况减少,睡眠品质也渐渐恢复。自从自寻短见的念头不再浮现后,她积极求生,即使再辛苦,还是凭着坚强的意志力及正面态度,完成长达半年的化疗疗程。在疗程接近尾声时,她早已计划到沙巴参与侄儿的毕业典礼,并趁机到当地游览。在那之后,她不时与三五知己出游。如今距离化疗那段日子已有4年之久,惟她每年皆定时返回医院进行各项检查,确保病情不复发。当义工活得更快乐她参与的义工活动种类繁多,如学校的义卖会、施赠捐款活动,她皆不遗余力地献出一份力量。“我不知如何形容那种可以帮助到他人的心情,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那种单纯的快乐,令人心情愉悦。"宝兰近期加入“重生团契"慈善团体成为一员,这个团体供应早午餐给社会弱势一群,喜爱烹饪的她自然成为团体的厨娘。她每週数天到社团报到,大展厨艺地烹煮几样拿手小菜,让弱势一群填饱肚子,体验人间温暖。庆幸没寻死 重生后更珍惜生命回望过去,宝兰庆幸自己当初没有自寻短见,积极接受化疗,如今才能拥有重生的喜悦。她坦言,作为一名女性,在切除乳房后,难免觉得自己有所缺陷。她也说,伤口部位常感麻痺,这令她感到不适。不过,她不会放大这种负面情绪,让自己陷入泥沼中。如今她在团体中心里看见形形色色的弱势人士,在了解他们的生命历程后,她安慰自己并不是最惨的一位。“我的经历算得了什幺,不过是小小痛楚,更何况一切都过去了。"她认为,病患在低潮时,最需要的是引导思考的鼓励;或许当下旁人意见众多,但无论如何都应以正确管道求医为大前提。感激家人不离不弃抗癌期间,宝兰得到家人的大力支持,她感恩家人一路陪伴她走过崎岖及荆棘满布的抗癌路。她与丈夫育有一对子女,当她决定切除乳房时,丈夫给予尊重;她曾想过,若日后夫妻感情有所变化,她也无能为力。言谈中,不难发现她对女儿感到愧疚。“我病发时,女儿才19岁,由于公司不能没人帮忙打理,因此她暂停学业到公司帮忙。"宝兰的女儿之后重返学院,明年即将毕业,儿子目前则修读酒店管理系,令她颇感安慰。情绪敏感 获儿女体恤她坦言,人在生病时特别敏感,对家人过于关心感到压力,倘若家人没有嘘寒问暖,却又觉得被忽略,“就是知道那是疼惜自己的家人,一切变得理所当然,我往往会对家人大发雷霆,但庆幸家人不曾离弃我,默默陪我走过每个阶段。"如今她与儿女的关係比过去任何时候还要亲密,儿女了解及体恤妈妈病情所带来的痛楚,他们也乐意与妈妈分享所面对的一切。想必这也是宝兰的意外收穫吧!/良医:叶珮盈.2016.03.30

相关阅读:

随机推荐

热点聚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