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H轻生活 >自杀还是他杀?──药物成瘾的麦可杰克森

自杀还是他杀?──药物成瘾的麦可杰克森

时间:2020-08-01作者: 分类:自杀还是他杀?──药物成瘾的麦可杰克森

自杀还是他杀?──药物成瘾的麦可杰克森

二○○九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庞大的流量涌入 Google 伺服器,让系统以为遭到骇客攻击,推特也因为爆量的贴文而当机。在网路上引发这波海啸的是流行天王麦可杰克森的死讯。

消息传出后,CNN 网站在一小时内达到两千万的浏览量,麦可杰克森亦成了维基百科史上最热门的条目,让网站超载当机。线上购物巨擘亚马逊网路书店的网站同样涌入大量歌迷,不久后销售排行榜前十五名全都被麦可杰克森的专辑攻占。

在萤幕上总是生龙活虎的麦可骤然离世,令人震惊,大家都没料到夺走麦可性命的竟是严重失眠与一款常见又好用的短效麻醉药。

二○○九年三月麦可召开记者会,宣布要在伦敦举行睽违十年的个人演唱会,预计从二○○九年七月起一口气唱到二○一○年三月,总共五十场的「This Is It」。消息释出后,全世界的歌迷简直乐疯了,门票开卖的四个半小时内,一百万张门票便被抢购一空!

这时的麦可五十岁了,很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于是聘了位私人医师进驻家里,能在準备演唱会期间随时照顾他。孔雷.莫瑞(Conrad Robert Murray)是位与麦可熟识多年的心脏专科医师,他同意一星期待在麦可家六天,时时刻刻照料麦可,以换取一个月十万英镑的高额薪水。

体重六十二公斤,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的麦可,能在舞台上吼出高亢嗓音,踏着月球漫步,丝毫不像年过半百的中年人,为何会需要私人医师随身照顾呢?据莫瑞医师所述,麦可长期感到疲累,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半热、一半冷,几乎夜夜不成眠,总是需要药物辅助才有办法入睡。另一方面,舞台上的麦可又得展现充足爆发力,因此偶尔会要求使用提振精神的药物。恶性循环之下,麦可开始对药物成瘾。

在一九九六、一九九七年于德国进行「History」巡迴演唱会时,有位麻醉科医师开始使用一种名为普洛福(propofol)的药物帮助麦可入睡。普洛福是短效麻醉药,在临床上经常使用,例如无痛大肠镜便是靠普洛福来麻醉。体验过几次之后,麦可认为这罐乳白色看似牛奶的普洛福非常有效,对其也愈来愈仰赖,双手臂上的静脉均因为注射过于频繁而不堪使用。

这回麦可筹划五十场演唱会,可说是挑战生理与心理的极限,便再度要求莫瑞医师替他注射普洛福,以求一夜好眠。因为使用药物助眠,让麦可在睡觉时容易尿床,所以莫瑞医师每晚都会帮忙麦可装上导尿管,免得尿湿床铺。

麦可演唱会的主办单位是安舒茨娱乐集团,位于洛杉矶的湖人队主场史坦波中心亦为旗下产业。二○○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晚上六点半,麦可抵达史坦波中心準备排练,此时距离开幕演唱会仅剩不到三个星期。麦可带着好心情与大家说说笑笑,于九点过后进入正式排练,一直练到半夜。

麦可回到住处时已是六月二十五日的凌晨,麦可先沖了个热水澡,然后莫瑞医师替受白斑症所苦的麦可全身涂满保护皮肤的药膏。进行治疗时,麦可抱怨自己严重脱水又无法入眠。到了凌晨一点半,莫瑞医师先给麦可口服镇静剂烦宁(Valium)十毫克,并于麦可脚上打了静脉留置针,给予生理食盐水补充水分。

在这之前,莫瑞医师已经与麦可的严重失眠奋战了六个星期,亦认为不该再替麦可施打他最爱的「牛奶针」,因此从两天前开始準备以其他中枢神经抑制剂为替代药品。由于麦可迟迟无法入睡,莫瑞医师陆续再给了两种镇静催眠药物,但麦可仅小睡了十分钟便醒过来。

凌晨四点半,疲惫的麦可不停叨念着:「我真的需要睡觉,医师。我一定要为演唱会做好準备。如果再不睡,我就不能又唱又跳,那就必须取消演出,你知道吧!」更责备莫瑞医师:「那些药都没效你知道吧!」

每隔一段时间,莫瑞医师就给麦可加一些镇静催眠药物,但是直到太阳露脸,麦可仍旧无法入睡。麦可又焦躁又愤怒,反覆说着:「不管怎样,你就让我睡吧!」「我没睡是无法上台的!」「我要取消演唱会!」这几句话。最后,麦可再度要求施打「牛奶针」,束手无策的莫瑞医师终于让步,在接近上午十一点时替麦可注射了普洛福。

当乳白的针剂流入麦可体内后,折磨一晚的麦可终于沉沉睡去,同样疲惫不堪的莫瑞医师起身离开,去化妆室整顿自己。不过,当莫瑞医师再度走进麦可卧室时,发现麦可竟然没了呼吸!

莫瑞医师赶紧替麦可检查脉搏,发现股动脉还有微弱跳动的迹象,于是开始替麦可施行心肺复甦术。五分钟后,莫瑞医师发现光靠自己是不够的,準备喊其他人帮忙。偏偏情急的莫瑞医师找不到电话,又说不出麦可家的确切住址,无法找九一一帮忙。莫瑞医师只好离开麦可跑下楼呼救,请警卫联络九一一急救小组。

当救护车抵达现场,救护人员已经摸不到麦可的脉搏,仅能侦测到心脏仍有些许电气活动,救护人员立刻替麦可插上气管内管,并施打强心剂,然后送往急诊室抢救。但是无论医疗团队如何拚命,麦可的性命还是像断了线的风筝,无力坠落。

二○○九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二十六分医师宣告麦可死亡,得年五十岁。十八分钟后麦可的死讯在网路上掀起了惊涛骇浪。

麦可被宣告死亡后的三个小时内就被送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进行解剖,验尸官发现麦可头髮很稀疏并戴着假髮,患有白斑症的皮肤遍布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区块,而左侧肺部有慢性发炎,麦可体内各种残留药物的浓度也被採样检验。两天后麦可杰克森的家族又安排第二次私人性质的验尸,看看能不能釐清更多问题,然而家属拿到的第二份验尸报告与官方报告并无太大差异。

刚开始的侦办方向并非朝着谋杀前进,但在一个多月后,警方搜索了位于拉斯维加斯提供莫瑞医师药物的药局,发现在当年四月到六月之间,该药局总共送了两百二十五瓶普洛福至麦可家,用量相当庞大,尔后警方陆续约谈了三十位相关的医护人员和药师。麦可过世近两个月后验尸官交出五十一页的报告,认为麦可是因为併用镇静剂与普洛福致死。替麦可注射普洛福的莫瑞医师被控「非自愿误杀」。

有位曾拒绝麦可聘僱的医师就曾对麦可说:「你要求使用的药物只能在医院内使用,若没有拿捏好剂量,可是会死人的啊!」正常状况下,医师会用普洛福替病人做全身麻醉,或让病人小睡一段时间度过较难熬的治疗,这时医师一定会替患者装上生理监测器,以监测心跳、血压与血氧浓度。将普洛福带回家里且用来治疗睡眠障碍,本来就是错误的。

莫瑞医师不仅替麦可注射普洛福,还配上其他多种镇静安眠药物,很容易带来呼吸抑制的大灾难。更惨的是,麦可家中没有配备任何生理监测器与氧气供给设备,这等于在没有任何监控、维生设施之下施打致命性药物。紧急状况发生时,莫瑞医师孤掌难鸣,急救过程可说是荒腔走板。

然而莫瑞医师于法院审理期间一再辩驳,认为自己是真心在帮助麦可,也是麦可除了三名子女外,唯一一位肯视其为家人的人。莫瑞医师说:「麦可走向人生尽头时,内心充满了惶恐、焦虑及悲伤,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并对自己一再给与麦可镇静安眠药物辩护:「麦可杰克森是个药物成瘾者,所以是麦可不小心杀死了自己!不是我!」

审判终了,莫瑞医师被判刑四年,但是因为加州监狱过度拥挤,刑期直接减半变成两年,莫瑞医师已于二○一三年年底被释放出狱,并积极讨回自己被吊销的执业执照。

部分麻醉药具有抑制呼吸、降低血压等副作用,为了确保病人安全,医师通常会密切监测患者的生命迹象,诸如心电图、血压、血氧浓度,直到完全恢复清醒为止。只要在呼吸心跳停止之前及时介入处置,畅通呼吸道并给予人工呼吸,就能避免死亡。大家要接受麻醉前,可以询问医师关于麻醉中及麻醉后的监测设备,以提升麻醉的安全性。

疏于监测是导致麦可死亡的重要原因,不过由此事件我们还能见到另一个攸关病人安全的问题。莫瑞医师从午夜开始陪伴麦可,但是麦可却迟迟无法入睡一直折腾到隔天中午。不难想像,彻夜未眠的莫瑞医师应该也是疲惫不堪,警觉性与判断力肯定大受影响。在这样的状况下施打普洛福,危险性将大幅上升。

一个人只要清醒超过十八个小时,大脑的反应、认知功能与动作协调能力均会下降,影响程度类似酒醉。没有得到充分休息的医师极可能在不知不觉中犯下医疗错误,导致患者伤残甚至死亡。为了飞航安全,我们会限制飞行员的工作时数,为了病人安全,医师的工作时数也该受到明确规範。

假使麦可同时聘用多位私人医师与护理师,让医疗团队能够充分休息且互相支援,对他的生命安全应该更有保障。毕竟医疗工作经常需要分工合作,倘若只有一个人,遭遇紧急状况时根本分身乏术,连求救都有困难。

诞生于一九七○年代的普洛福曾经因为导致太多患者过敏性休克而被终止试验,不过在更改配方解决该项问题后,普洛福成为临床上相当常用且好用的药物。普洛福是效果极佳的中枢神经抑制剂,注射之后几乎可以保证让人睡着,所以有人将普洛福这种强力麻醉药用在镇定安眠的用途。另外,在注射普洛福后有人会出现幻觉,降低焦虑并感到放鬆,导致部分使用者成瘾。

麦可因普洛福过世后,韩国有三位女星在「非医疗用途」的情况下,使用普洛福达百次而被判刑;台湾则有位女兽医为解决同居人失眠问题,替同居人施打普洛福,导致同居人死亡,真可说是风波不断。

虽然普洛福是医师相当倚重的药物,但我们必须清楚明白「普洛福并非安眠药」,而且须在具备生理监测器与急救设备的医院里才可以使用,毕竟良药与毒药永远都只有一线之隔。

相关阅读:

随机推荐

热点聚集

最新文章